如果虚拟现实技术没有杀手级应用

2014-12-23| 发布者: www.vr186.com| 我要评论()

摘要: 1783年,在12月一个严寒的早晨,大约40万民众聚集在巴黎的杜伊勒里宫,争相目睹世界上首次氢气球载人飞行。雅克·查尔斯(Jacques Charles)及他的助手尼古拉斯&midd

<a href=http://www.vr18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虚拟现实</a>飞机驾驶

1783年,在12月一个严寒的早晨,大约40万民众聚集在巴黎的杜伊勒里宫,争相目睹世界上首次氢气球载人飞行。雅克·查尔斯(Jacques Charles)及他的助手尼古拉斯·路易斯·罗伯特(Nicolas-Louis Robert)上升到1800英尺高空,随身携带的还有一个水银气压计、一些沙袋以及数瓶香槟。

“起飞的那一刻,惊喜充满了我的整个身体,我的一生再没有过类似的经历,”查尔斯后来回忆道。

地面上,美国驻法大使本杰明•富兰克林(Benjamin Franklin)从他的马车上目睹了一切。他身旁一位保守的同伴说道,“这气球有何用处?”深感震惊地富兰克林回答道,“新出生的婴儿有何用处?”

他的意思是:你的视野不够开阔。

约瑟夫·班克斯(Joseph Banks),时任英格兰皇家学会主席,首先从富兰克林的一封信中得知气球的消息,他也坚持想了解气球潜在的应用领域。有些很容易浮现于脑海中——地图绘制以及军事侦察——但是他问道气球是否还“能够为社会或科学做出贡献”。班克斯提出了一个想法:利用气球减轻马匹运载货物的负重。这样一来,通常需要8匹马拉动的负载,通过该方法,现在只需要2匹。

富兰克林更具远见,指出气球可以“为目前我们还没有具备概念的自然哲学领域的某些发现铺平道路”。他将气球与电磁现象作比较,“电磁现象最初的实验仅仅是作为消遣目的”。

当年的气球,如今的VR

如同当年的氢气球,想法的匮乏也制约着近来最富想象力的技术——虚拟现实设备的发展。Oculus为VR做出了开创性工作,其最初的目的也只是“为视频游戏设计一款特别的头戴式设备,永远改变人们对游戏的印象”,很少有人——尤其是游戏玩家——看到VR在高端游戏外设之外的用途。如同新的显卡或者更大更清晰的电视一样,玩家的想法合情合理,这只是对目前游戏显示技术的提高——原本由马匹拖动的货物,现在可以借助气球的帮助。

我们还有几年时间来接纳和习惯VR的概念,有些人已经开始探索VR的各种可能性。《连线》杂志希望引领思潮。数月前,他们宣称VR将会“改变游戏、电影、电视、音乐、设计、医药、性爱、体育、艺术、旅行、社交网络、教育以及现实”。当然,庆祝新技术的诞生是该杂志的一贯传统。在1788年出版的一篇文章中,《君子》杂志(Gentleman’s Magazine)将氢气球的诞生形容为“人类有史以来意义最为重大的发现”。杂志向读者保证将会展示气球的各种用途。

现在,就算是最推崇VR技术的乐观派也有疑问:什么是VR的杀手级应用?

找到让人们佩戴VR设备的动力

其实,当问及什么是VR的杀手级应用时,人们真正想问的是:如何说服大众将这种东西戴在他们的脸上?这问到了点子上。佩戴Oculus头戴式设备真的让人看起来很愚蠢。

近日,在一个VR大会上,我穿过走廊,经过一个家伙的身旁。这哥们就算是以技术狂热分子的标准来看仍显得瘦骨伶仃。他坐在长凳上,佩戴着Oculus Rift,与周围格格不入。在他的旁边是一本书,其上有一只鼠标,他正在飞快地点击,操纵那些只有他能够看到的物体。

他抬起手调整脸上的设备,我看到了一个成为“坏人”的机会。我悄悄地接近他身旁,拾起鼠标,放在长凳下几英尺远的地方。他照常将手探向鼠标原先所在之处,发觉空无一物。我观察到他皱着眉头继续摸索。对于我来说,就算工程师完全解决了VR的眩晕问题,他们也无法消除这种情形。

下月举办的CES展会上,成群的新晋VR公司会纷纷推销他们的发明,高管和投资者不可避免会问道:什么是杀手级应用?按照定义,所谓杀手级应用是让大众值得购买的技术。对于游戏主机来说,这个问题问的比较有意义,因为没有一种游戏主机能够自成一派。对于游戏主机或者大多数消费类电子产品来说,如果在推出后的数月内没有出现杀手级应用,那么该产品前景堪忧。没有这种应用,游戏主机和其他设备毫无用处。

但是,VR的情形截然不同。

VR不同于其他技术

如同载人飞行或者后悔药,人们逃离现实的渴望和梦想早在技术出现之前就已存在。这是远古文明记载于神话中的事物。当人们问道,“什么是VR的杀手级应用?”他们是在假定VR会循着一般消费类产品的路径发展。每当苹果推出iPhone新品时,我们中的许多人就在重复这个游戏:“这家公司必须证明他们的产品不是一个无用之物,”我们说道,“否则,没人会掏钱购买。”

但是,对VR领域杀手级应用的渴求,是短视的、追求资本主义式效用的一种诉求。VR的潜力远远大过我们目前所能想象的程度,它具有触碰人类心灵的能力,这是我们千万年进化中与生俱来的古老人性,远比那些新近涌现的、闪闪发光的小玩具的历史久远。

你可以看到那些刚刚结束Oculus演示体验的人们的表情。他们看起来很茫然,睡眼惺忪,好像刚睡醒、被人打断了美梦的样子。“让我回去,”我身旁刚结束Oculus的星月湾原型演示体验的一个家伙嚷嚷道。“我想呆在里面。”

回到查尔斯和罗伯特的第一次飞行,他们漫无目的地飞行了2个小时,在27英里之外的地方着陆。有那么一刻,查尔斯曾经极不明智地要罗伯特走出篮筐,全然没有意识到,负载的减少会让气球重新升空。

减少了一个人的负担,气球重新腾空而起,这次攀升到了更高的高度:10分钟内升高了1万英尺。查尔斯保持冷静,慢慢放掉气球内的气体,安全返回地面,但是他被刚才的遭遇吓坏了。他再也没有回到过篮筐中。

让我们乘坐VR之船飞行

第一只气球是容易破的、危险的发明,没有在现实世界中找到用武之地,但是却成功地拓宽了人们的想象空间。那一刻,勇敢的法国冒险家雅克·查尔斯以及孟格菲兄弟用气体充满了巨大的袋子,在乡村上空飘荡,这真是疯狂的开端。此后,气球热席卷了整个欧洲,向载人飞行的梦想挑战变得理所当然。将气球绑在马车上并没有什么用处,但是这完全无所谓,因为那些具备深邃目光的人知道,气球如同一个婴孩,假以时日,定能茁壮成长。从第一只气球的诞生,到航空学的创建,到飞机的出现,再到人类成功登月,今天,我们能够理所当然地看清上述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。

前往任何VR大会,你会发现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,展会上的每一个演示都充满各种缺陷。对于许多人来说,晕动症仍然是一个问题。而且在演示中,场景的表现还很不成熟。

但是,这完全无所谓。在通向VR的重大发现以及探寻有意义的用途之路上,那些购买了VR开发者套件并且进行了无数次试验的人们正在蹒跚前行。我们跨过了一条线,同一条线也被1783年12月某天清晨于巴黎升空的气球跨过。如果虚拟现实没有杀手级应用,它需要的只是继续保持现有的形态——继续发展——继续飞翔——让疯狂的人们可以将我们带到全新的未知之地。(汪天盈)

每天五分钟,读VR精选好文

免责声明: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立体时代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更多

最新评论

共有条评论


验证码: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不代表VR186立场。
首页 |资讯 |产业数据 |资本市场 |VR资源 |玩出范 |体验评测 |商城 |网站地图 |关于我们 |联系我们

VR186全媒体是专业提供VR资讯,VR资源,虚拟现实游戏,VR商城的综合性虚拟现实门户.

©2014  VR186社区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Powered by 虚拟现实  技术支持:立体时代 粤ICP备10022400号-2